云南书画市场浅谈

书画艺术品市场是文化产业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自古以来就是文化消费的核心支柱。近年来,随着中国社会的进步与经济的发展,文化产业保持了平稳快速增长。

以电影票房收入为例, 根据统计显示 2010年我国电影票房的收入为101.72亿元,2011年这一数字增长到131.15亿元,2012年全国电影总票房达到170.73亿元,其中国产片票房82.73亿元,占比48.46%。动漫游戏产业2012年其产业规模达320亿元,衍生品市场220亿元,预计未来一段时期动漫产业仍将保持高速增长。然而作为最能体现一个国家传统文化的书画艺术品市场,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的十多年中,曾经有过井喷式的繁荣,却没有保持住良好健康的发展态势,不断出现反复,其中有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云南最早繁荣的文物艺术品市场,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能够经营书画类的机构相对较少,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云南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以1996年云南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首次拍卖为契机,在十年里云南的文物艺术品市场保持了30%以上的增长速度,至2006年,成交额超过1亿6千万元,成为云南文化产业发展的一个亮点。书画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此后云南又有多家文化艺术品拍卖企业出现,大多为二、三类资质,即以经营书画为主。

云南省文物总店曾是云南省唯一的国有文物艺术品销售单位,在云南省文化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在书画方面,除了经营古代书画,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销售一些云南地方书画家的作品。这一点与中国当代书画经营最早集中于荣宝斋、朵云轩等文物经营单位情况相似,计划经济时期的书画经营是附属于其他文化艺术品而存在的,没有形成独立的市场,而且销售的对象也多以外销作为一个重要方向。

80年代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和人民物质文化需求的提高,各种各样的文化艺术品经营方式开始出现。云南作为一个旅游大省,当时的书画经营在很大程度上是面向游客,特别是80年代后期,带有强烈云南民族文化特色的云南重彩画在国际上获得的声誉,使得云南当代艺术市场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当时的书画销售点主要集中于宾馆、饭店以及旅游景区等,成为云南旅游、文化发展的一个新兴产业,从某种程度上说,云南也因此成为中国书画进入产业化的地区之一。然而这种以旅游者为对象的经营模式,必然导致其书画创作的低成本、低档次运作,最终也制约了书画创作本身的进步。90年代以后,一些画家开始认真地思考书画与市场再定位的问题,并开始着手进行自己的实验。

1999年初,叶永青在昆明市后新街的一所老别墅内开设了上河会馆。上河会馆作为当时独创的经营当代实验艺术的画廊,具有浓烈的文化气息,吸引了许多当代艺术家、艺术策展人、企业家、艺术爱好者、收藏家,也为提升云南艺术创作层次,提供了一种有益的尝试。2000年9月,位于昆明市区西坝路101号因生产转型而闲置的机模厂车间和房屋建立了一个新型的类似艺术创作主题的社区并最终确定名称为“创库”。

创库艺术主题社区是艺术家自觉把自己推向大众和大众生活,与当代都市生活发生关系的结果,也使大众和企业开始关注艺术,并借助当代艺术的活力提升其形象和品格的途径。创库创办以来,举办了大小近百次艺术展览和艺术文化交流活动,其中的一些活动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通过十年的积淀,叶永青、张晓刚、唐志冈等早期推动者已经走出云南,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中坚。他们的画作价格在拍卖会上不断攀升,屡屡刺激市场的神经,如叶永青的画作《无题》在2008年香港佳士得以2,035,875元成交、唐志冈的画作《集会上的孩子》在纽约索斯比拍出457,000美元、张晓刚的画作《血缘系列:大家庭2号》在2008年香港佳士得创下了2642万港元的高价。201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张晓刚1988年作《生生息息之爱(三联作)》成交价为6656.8万元创造了天价。当然这其中不乏国外机构的介入和炒作的因素,但仅仅从市场的角度看,他们无疑是成功者。在市场的巨大冲击下,一批云南本土年轻的艺术家也投身到当代艺术的热浪中并逐渐开始崭露头角,虽然在他们的作品中呈现出许多模糊和不确定性,但自由、放松的创作方式正是反映了云南多元文化的特色和时代的气息。

纵观全国的艺术市场,传统的书画艺术作品依然占据着市场的主要份额。而当代艺术,除了少数几位具有影响力的画家之外,市场情况并不十分乐观。虽然云南属于当代艺术主要的一个策源及发展区域,可云南本土对于当代艺术市场的消费却非常少。不仅如此,云南相比西部其它地区,如陕西、四川、甘肃等地的书画艺术市场,其总体的市场培育、消费能力都比较低。

云南的市场小、总量小,但云南艺术品市场的发展空间是的确存在的。而要想进一步促发云南市场的潜质,扩大其规模范围,必须要对市场进行有效的规范和引导,而这恰恰是云南市场最最需要的。

云南的书画艺术市场,最大的一个制约瓶颈就是非理性的消费观念。真正具有高水准的艺术作品往往被忽视。一些走江湖式的书画作品反而充斥市场。另一方面对本土艺术家了解认知不够,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对艺术品价值的定位有很大的误区。通过近几年书画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虽然有一些改观,但总体上还是存在这些问题。再有书画艺术品市场的经营机构专业性不够强,行业门槛过低。在原有计划经济体制下,只有像云南文物商店这样的国有文物机构具有被合法经营书画作品的资质,但随着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大批个体书画艺术经营者大量涌现。比较早期的是面向对外旅游的书画交易,比如酒店、风景区等书画交易市场,但随着时代变迁,这些自主经营的个体要么转型、要么倒闭。现在以昆明为中心的书画经营,主要是以拍卖和画廊机构为代表,但云南的画廊基本都不具备严格意义上画廊的专业和资金技术能力。对市场的把握和发展影响较低。

书画市场最根本的还是作品的市场,还是人的市场。虽然审美各有不同,但作为市场,作品同样就是商品,书画家和作者同样需要市场的检验。如果说云南早期艺术市场的某一个体的成功是时代性造就的,也可以说是偶然性的,但偶然毕竟不是必然。当市场在向规范化迈进时,作品和作者的艺术水准就自然成为市场的一个重要指标。

云南传统的书画市场从社会经济发展的格局上看,将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这个调整必将会促发市场的理性回归,而市场的价值也终将会由艺术定位和学术定位来决定。笔者通过对云南书画市场的比较分析,就云南今后一段时间的书画市场动向做几点个人认识的阐述。

中国书画在市场中占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在此要特别关注中青年的作品,尤其是创作性的作品而非笔会应酬之作。主要的作者如张志平、罗江、杨卫民、杨鹏、郭巍等具有扎实的传统基础,又具备较高艺术修养与创作水准的画家值得市场关注。同时作为更年轻一辈戴杰、肖凡、李平、杨正国、赵芳、杨恩泉、张平、何阿平、满江红、刘煜、王蔚、屠潇等年轻画家群体也是今后云南书画市场的一股主要力量。书法方面郭伟、张学群、朱兴贤、陈鸿翎、沈健等以传统和学术定位的作者将是云南书法市场的主流。同时胡若一、张斌、李轶、杜洋、成联方、资长寿、陈俊宏、潘应照、王熙权、乔明、王远康等年轻作者同样需要关注。

油画、水彩、版画板块以陈流、亚丽、陈玲洁、曹悦、吴婉希为主要代表人物的年轻画家应该是云南油画、水彩及版画的市场重点。

杨瑾/文 

返回

或者分享给朋友: